“小瓶盖”牵出亿元假酒案

2015-3-24

借款人名称淄博沂源金鹏机械厂淄博沂源金鹏机械厂淄博沂源金鹏机械厂淄博沂源金鹏机械厂姬长存姬长存杨本荣


    2月13日,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法院对一起制造假酒案作出判决,涉案主要犯罪嫌疑人于某、张某均获有期徒刑,没收非法所得10余万元,收缴全部制假设备,并处5万元罚金。


    去年 5月,莱山公安分局从一个小酒瓶盖入手,赴北京、 宁夏、四川、 安徽等地深度摸排案件线索,在公安部经侦局的协调指挥下,发起了涉案价值过亿元的全国集群战役,先后抓捕犯罪嫌疑人16名,铲除了一条从包装、印刷到销售终端的全产业、制售假名牌白酒的链条。


    一次查缴368万个假冒名酒瓶盖


    很多人买高档酒时,总担心买到假的,但却对几元到十几元的低档白酒少了些戒心。


    本案涉及到的,却是一种家喻户晓,在低端市场销售火爆了几十年的高度白酒。一瓶一斤装的酒在超市售价 18元,而造假者的成本仅仅不到2 元,批发到集贸市场或小商贩的手中,一瓶赚2元左右。从2011年到案发时,这个犯罪团伙,累计制售了 3000万瓶这样的白酒,按正品酒一瓶 10元钱的出厂价计算,涉案价值达到3亿余元。


    这样一个涉亿大案,警方发端的线索,居然是一个小小的酒瓶盖。


    一个偶然的机会,莱山公安民警了解到辖区工业园内的一家铝版印刷企业生产了一种名酒铝版,这种铝版是用来做酒瓶盖用的。经侦民警调查得知,这家北京的酒企只委托烟台市牟平区某某铝版印刷企业加工铝版,而莱山这家企业的行为,涉嫌非法制造并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冒注册商标标识罪。


    经过前期调查,莱山经侦民警在这家企业即将出货时,进行突袭,当场缴获了 4.5吨马上就要物流到北京的铝版。 4 吨半是什么概念?这是 2.3万张铝版,每张可以压出160多个瓶盖,这一次,就是368万个假酒瓶盖。


    藏在敬老院里的假瓶盖窝点


    造假的包装企业被警方打掉,这些铝版的买家是谁呢?莱山经侦民警顺藤摸瓜,查到买主是德州一个张姓男子。


    5月10日,赶赴德州办案的民警,查到张某经营的一个小卖店。此前,因为没有收到之前订的4吨半铝版,张某感觉到情况不妙,便躲了一段时间。民警也按兵不动,一直没惊动他。


    进了小卖店,店里有一男一女。 民警心中一喜:男子正是张某。见店里进了陌生人,张某犹豫着便往屋后走。民警悄悄跟了过去,发现张某站在后院门口摇摆不定的样子。看到穿着便衣的民警跟到后院,张某拔腿就跑。


    虽然只有一个人,民警还是没犹豫,飞奔着追了出去,追了四五百米,张某跑“ 熊了” ,被追上来的民警一把摁在了地上。民警要张某带他们去造假酒瓶盖的窝点,张某马上就同意了。到了之后,民警觉得事儿不对,窝点的工人都不认识张某,一问,工人称老板叫王某。张某这才承认,这个窝点是他一个哥们儿的。


    有如此“ 坑朋友” 的哥们儿,王某也算倒霉。之后张某才老老实实带民警去了他自己的窝点。这一看民警也是大跌眼镜:这个窝点居然在一家敬老院里,就离张某家的小卖店20多米的距离。办案民警在这里查扣了13台加工机械,以及大批没来得及出手的假酒瓶盖。


    小巷里飘来可疑酒香


    莱山经侦民警一天也没有休息,继续循线摸排,希望寻找到造假酒的源头。


    这个过程非常艰难。 从张某等人处买假酒瓶盖的人非常狡猾,他们通过物流接货,每收一次货都换一次手机号,名字更是假的。他们只通过现金交易,连账号都没有留下。唯一确定的是,假酒瓶盖发到了北京郊区。这是整个北京的一个物流集散地,每天都会发生上百万笔物流交付,要查一个连基本信息都没有的收货人,难如登天。


    山穷水尽之时,张某的一个意外交待让办案民警迎来柳暗花明。张某称,有一次北京的收货方没有现金了,一笔 1.9万元的货款,是让一个叫刘晓梅(化名)的女人通过银行划过来的。


    于是,莱山经侦民警马上赶到北京,围绕这个账户展开工作,发现刘晓梅有一个十几口人的家族。她的公公是这个家庭的三哥,也是这个假酒团伙的核心人物,名叫陈金河(化名)。


    七八月份的北京,流火一样的天气,莱山经侦的几位民警轮流在大兴区街头暗访摸排。怕对方有所怀疑,他们专门买来拖鞋、 大汗衫、大短裤,打扮得就像农民工。


    疑点很快便出现了,北京大兴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总是飘出浓浓的酒味,可是老百姓都说,不知道附近有什么酿酒厂家。


    办案民警了解造假者的生活很规律。 他们一般凌晨三四点钟起床干活,两个人操作一台小机器,到早晨六点多,两百箱酒就加工完了,天一亮就通过物流发往全国各地,从来都是来了订单再干活,天亮就收工。


    一个家族“全员造假”


    陈的生活十分阔绰,出入开着一辆奥迪A6。他有两个儿子,刘晓梅就是他的小儿媳妇。


    民警调查发现,陈是安徽人,一家兄弟五人,40多岁的陈金河是最早到北京造假酒的。他一直只假冒一种名牌中低档次高度白酒,因为价格十分便宜,销路一直很好,陈金河的销售网络遍布全国。


    后来,因为生意太好,订单接不过来,他从老家把其余四兄弟都召集到了北京。五兄弟就像一个正规公司一样,把全国分为几个销售区域。因为是陈金河给大家提供的发财路子,全家约定好,所有的包装都从陈金河处购买。


    按民警掌握的数字,从2011年 9月到陈金河落网,他光是瓶盖款就付出300 万元。按每个瓶盖 0.1元计算,就是3000万瓶酒。


    每年各地糖酒交易会或大型会展,陈家老少便兵分几路,到会上散发名片,大肆推销自己的假酒。因为价格便宜,又是低端白酒极难辨别真伪,陈家的假酒销路一直非常好。实际上,他们这些白酒都是在当地购买的散装高度酒,一斤的价格仅 0.7元,加上包装、运费等附加费用,最高一瓶成本约2元,批发价一瓶为4元,利润接近100% 。


    至去年 10月,烟台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通过省厅向公安部申请发起集群战役,积极协助莱山警方在全国的涉案地秘密布阵,成功控制了宁夏、四川、北京、辽宁、安徽等地的几个大型经销商,将陈氏家族的16名犯罪嫌疑人一网打尽。


    徐忠  曹兴平


    根据田光宝与毕四海于2015年3月 16日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田光宝将受让取得的原债权人为沂源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债务人为淄博沂源金鹏机械厂、姬长存、杨本荣的7笔债权借款本金 113万元及利息2133040.28元等所有借款合同债权转让给毕四海。特以公告方式通知原借款债务人(或相关继承人等承债主体)及保证人。请各债务人(或承债主体)向毕四海履行还款付息义务,将债权本息所有款项支付给毕四海,特此进行催收。


| | | | 联系我们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金信包装

Copyright (c) 2014--2018 All right reserved 连云港市金信包装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